当前位置:ncnj.cn国学红楼梦中林黛玉聪明吗?从哪里可以看出来?
红楼梦中林黛玉聪明吗?从哪里可以看出来?
2022-09-21

林黛玉,中国古典名著《红楼梦》的女主角。下面就一起来看看趣历史小编带来的文章。

《红楼梦》的读者群体中,往往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,就是他们将林黛玉、薛宝钗两人对立起来,要么贬黛扬钗,要么贬钗扬黛,总之林黛玉不食人间烟火式的仙气飘飘,是不能跟薛宝钗八面玲珑式的成熟稳重兼容的......

可即便读者这般将两人对立,但仍然改变不了一个事实:林黛玉、薛宝钗二人,是《红楼梦》中唯一一对心灵交融的闺蜜。

诚然,薛宝钗初进贾府的时候,林黛玉心怀嫉妒,的确对其有敌意,这一点书中是有明确记载的:

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个薛宝钗,年岁虽大不多,然品格端方,容貌丰美,人多谓黛玉之所不及,而且宝钗行为豁达,随分从时,不比黛玉孤高自许,目无下尘,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,便是那些小丫头们,亦多喜与宝钗去顽笑。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,宝钗却浑然不觉。——第5回

可纵观《红楼梦》全书,钗、黛两人的关系是有变化的,一开始林黛玉对薛宝钗的到来心怀不满,其后薛姨妈在贾府内宣传“金玉良缘”,更激起了林黛玉对薛宝钗的敌意。

可随着薛宝钗对林黛玉的真心付出,最终感化了黛玉,两人于第45回“金兰契互剖金兰语”一回,冰释前嫌,正式结为好闺蜜。为此黛玉还特意向宝钗道歉,这可是心性高傲的林妹妹首次低下头认错:

黛玉叹道:“你素日待人,固然是极好的。然我最是个多心的人,只当你心里藏奸,从前日你说看杂书不好,又劝我那些好话,竟大感激你。往日竟是我错了,实在误到如今。细细算来,我母亲去世的早,又无姊妹、兄弟,我长了今年十五岁,竟没一个人像你前日的话教导我,怨不得云丫头说你好,我还不受用。”——第45回

自此之后,钗、黛两人就成了连体人,第62回,黛玉、宝钗一同往怡红院做客,袭人倒来一杯茶,宝钗喝了半杯,袭人刚要替黛玉换杯新的,黛玉却接过这半杯剩茶一饮而尽,并向袭人解释:你知道我这病,大夫不许我多吃茶,这半钟尽够了,难为你想得到。

当年周瑞送宫花,只因最后一个给林黛玉送,便被讥讽:我就知道,别的姑娘不挑剩下的,也不给我;可如今却肯饮用宝钗的剩茶,可见林妹妹对宝钗是动了真心——她是真的拿宝钗当亲姐姐!

相对应的是,薛宝钗一家也真心拿林黛玉当妹妹看待,岂不见第58回,因宫中老太妃薨了,贾母、王夫人等女眷需要进朝随祭,让薛姨妈照管大观园,薛姨妈当天便搬入潇湘馆,照顾黛玉生活,第63回“怡红夜宴”,薛姨妈担心夜太晚,黛玉身体不好熬不住,专门派人来接她回去,这些细节都是装不出来的。

但想必会有读者好奇:薛宝钗为何能和林黛玉成为闺蜜?其实原因很简单:林黛玉是贾府众多姊妹中,唯一一个智商、情商能跟宝钗媲美的奇女子。

实事求是地说,薛宝钗为人谨慎,天生理性,这也是她被众多读者诟病的地方,为人做事算计太深,不够真性情。

就拿史湘云来说,她最崇拜的就是宝钗,因为宝钗很照顾她,第38回史湘云要做东办诗社,但苦于没有钱,是薛宝钗从自家拿了几大篓螃蟹,以及几大坛好酒,帮助史湘云做了这个东家,无怪乎史湘云曾流着泪称:有宝姐姐这么个亲姐姐,就算没有父母也无碍。

螃蟹宴一结束,史湘云就搬去蘅芜苑跟薛宝钗一起居住,按理来说,史湘云才是和薛宝钗最亲近的姊妹,可我们发现,事实并不是如此。

薛宝钗并不能跟史湘云产生心灵上的共鸣,史湘云在她眼中,始终就像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,她两个思想上存在代沟,宝钗心思聪敏,为人谨慎,史湘云大大咧咧,说话百无禁忌,宝钗能看透史湘云,但史湘云却看不透宝钗,这是智商上的硬伤。

唯独林黛玉,她天生冰雪聪明,曹公赞其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,她的聪慧伶俐是大观园众多女子中,唯一一个符合薛宝钗择友要求的。

《红楼梦》中有很多情节都在暗示黛玉、宝钗两人的智商、情商远高于其他人。譬如整个贾府姑娘中最为优秀的探春,她在第18回的“元妃省亲”中曾直言自己比不过钗、黛两人:

宝玉只得答应下来,自去构思。迎、探、惜三人之中,要算探春又出于姊妹之上,然自忖亦难与薛、林争衡,【只一语便写出宝黛二人,又写出探卿知己知彼,伏下后文多少地步】只得勉强随众塞责而已,李纨也勉强凑成一律。【不表薛林可知】——第18回

再看第20回,彼时林黛玉打趣史湘云口齿不伶俐,把“二哥哥”叫成“爱哥哥”,史湘云觉得林黛玉在挑自己的刺儿,于是自称自己比不过林黛玉,但有一个人能和她抗衡,且看原文:

史湘云道:“她(黛玉)再不放人一点儿,专挑人的不好。你自己便比世人好,也犯不着见一个打趣一个。指出一个人来,你敢挑她,我就服你。”黛玉忙问:“是谁?”湘云道:“你敢挑宝姐姐的短处,就算你是好的。我算不如你,她怎么不及你呢?”——第20回

这些细节都在暗示一个事实:薛宝钗、林黛玉是整个贾府中最优秀的两个女孩。

更为关键的是,薛宝钗她非常欣赏林黛玉的冰雪聪明,而曹雪芹刻画林黛玉的聪慧,又主要从她的才华和机变来进行塑造,并通过薛宝钗这么个聪明人的反应展现出来。

笔者来举一个简单的例子,譬如第40回,彼时刘姥姥进大观园,闹了无数笑话,又是在脑袋上插满了鲜花,自称自己“年轻时也爱风流”,宴席上,刘姥姥突然站起来大喊:老刘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。

曹雪芹详细记录了在场众人的反应,史湘云嘴里的饭喷出来,贾宝玉笑得滚到贾母怀里,薛姨妈口中的茶也忍不住喷出来,探春手里的饭碗笑着掉在迎春裙子上,惜春笑得肚子疼,让奶娘替自己揉肚子......

细心的读者会发现,曹公唯独没有记录薛宝钗的反应,这种不写之写已然说明了问题——薛宝钗并没有笑,因为薛宝钗的性情属于“山中高士晶莹雪”,她的笑点是很高的,就好比一个资深文化大家看东北二人转,别人笑着前仰后合,她却无感。

可到了第42回,林黛玉以“母蝗虫”三字形容之前宴席上刘姥姥的姿态,这回薛宝钗却大笑起来,并对林黛玉的比喻功底予以了肯定:

宝钗笑道:“世上的话,到了凤丫头嘴里,也就尽情了。幸而凤丫头不识得字,不大通,不过是一概市俗取笑;更有颦儿这促狭嘴,她用春秋的笔法,将市俗的粗话,撮其要,删其繁,再加润色,比方出来,一句是一句。这‘母蝗虫’三字,把昨儿那些形景全都现出来了。亏她想的倒快。”——第42回

纵观整本《红楼梦》,从来没有人能让博学多才的薛宝钗这般大笑,林黛玉是唯一的一个。

林黛玉、薛宝钗的智商不相上下,这是两人能成为闺蜜的重要因素,这两个人都不是寻常女子,或者说一般人根本入不了她们的眼,岂不见第41回“栊翠庵茶品梅花雪”,清高孤傲到极致的妙玉,不顾贾母携众下临,只叫黛玉、宝钗二人进自己屋里喝体己茶,其余人谁有这个待遇?

再有第44回“闲取乐暂撮土为香”中,贾宝玉偷偷骑马去郊外祭奠死去的金钏,因此误了王熙凤的生日宴,贾母心中不悦,责备宝玉为何姗姗来迟,宝玉解释称“北静王有个妾没了,我去看看”,宝玉的话骗过了在场所有人,只有黛玉、宝钗两人心知肚明:

话说众人看演《荆钗记》,宝玉和姐妹一处坐着。林黛玉因看到《男祭》这一出上,便和宝钗说道:“这王十朋不通的很,不管在那里祭一祭罢了,必定跑到江边子上作什么?俗语说‘睹物思人’,天下的水总归一源,不拘哪里的水,舀一碗看着哭,也就尽情了。”宝钗不答。——第44回

林黛玉这话明显是说给贾宝玉听的,是在隐晦地规劝他不应该跑那么老远去祭奠金钏,只要你有这个心就够了,薛宝钗明显听出了黛玉的弦外之音,知道话是说给宝玉听的,所以闭口不答,她是唯一一个了解黛玉,并且智商、情商能和黛玉相提并论的女子,此两人能成为交心闺蜜,亦并列金陵十二钗正册之首,绝非偶然。

评价此两女,堪可用清代涨潮《幽梦影》之诗句相喻:所谓美人者,以花为貌,以鸟为声,以月为神,以柳为态,以玉为骨,以冰雪为肤,以秋水为姿,以诗词为心,吾无间然矣。